中国政法大学电子版 - 第1032期(2020年6月30日) - 第04版:守望法大      语音播报
 

恩情永记———追忆严端先生

作者:■刑事司法学院 刘玫




  严先生是我的大学老师,作为法大79级的本科生,那时的我们很幸运,授课老师都是大家,个个是响当当的名字。我们班的证据法学就是严先生教的,整整一个学期。印象最深的是严先生的证明理论,以及她主张的证据两性说。
  入门刑诉的引领人1983年,我本科毕业,最初被分配到了司法部。据说因为嫌分去部里的女生多了,我和其余四位女同学竟然又被退回了学校,换走了已然留校的五位男生。我找到当时的主管校领导问究竟,给我的理由是因为我填写的第一志愿是留校,第二志愿才是司法部。
  由于先期留校的同学都已经安排了岗位,有教学岗,有行政岗,回来的我被告知不好安排了。既然回到了学校,我当然想从事教学工作。考虑到本科毕业论文写的是环境保护法,情急之下,我找到时任经济法系主任的徐杰老师。那是我第一次去严先生家,冒昧得很。听完我的来意,徐老师告诉我,指导我毕业论文的老师刚刚工作调动去了外单位,加上当时经济法系已经留下了一位女生,接收不了我了。我当场差点急哭了,这时徐老师叫出了正在厨房炒菜的严先生:“老严啊,你看看你们刑诉能不能要了她?”至今记得那个生动的画面,严先生扎着围裙,手里举着炒勺,看了看我,说:“我们刚刚留下了一个男生,行,再来个女生吧!”
  大恩啊!承蒙严先生不弃,收留了我,我就这样误打误撞地进了刑诉教研室,走上了刑诉的求学、从教之路。
  求学、就业路上的保驾护航者留校之后,遵严老师安排,我先是做了一年的行政秘书,从1984年秋天开始给本科生授课,讲授刑事诉讼法。上讲台之前,严先生主持了我的试讲。由于过于紧张,没有经验,本该讲一节课的内容让我二十分钟就讲完了。准确地说,是念完了。心知不妙,我忐忑不安地看着严先生。记得当时在场指导我的还有周士敏老师和其他几位老师,严老师不但没有责备我,反而笑着宽慰我:“没事儿,没事儿,你就是语速太快了。”周老师也和蔼可亲地安慰了我。接下来,严先生拿走了我的教案,逐行逐段地审阅、修改,在每一页的左侧,隔一段写一个字:慢!再隔一段,再写一个,一直写了一本教案。
  记得当年我申报讲师职称时,严先生介绍我的时候说,“其他人每节课的教案只有4000字,刘玫的教案有 6000字。”这是真的,是严先生核数过的,一页一页审阅过的,一字一字修改过的。
  严先生与江平先生、陈光中先生有数十年的深厚友谊,我是直接受益人,后来更是有幸成为了陈先生的博士弟子。
  由于自感本科毕业生教本科生很吃力,希望深造,我有心报考85级硕士研究生。当时教学一线教师匮乏,大学的政策是希望我们年轻人能够安心教学,不鼓励报考。我又一次去了严先生家,表达了执意要报考的愿望。严先生非常理解和支持,当着我的面,她给时任校领导的江平先生打了电话,说了她的态度,并推荐我去见江先生。那是我第一次单独与江先生见面,先生只要求我两点:第一,只能报考一次,考不上就安安心心教学;第二,考上了也不能转关系,在职学习。岂有不答应之理?我点头点得如磕头捣蒜一般。
  经过大半年的复习备考,刑诉专业当年有十一个录取名额,我考了第九。但还没等我松了这口气,就被当时的导师组组长告知,因为我在职,不予录取。迎头一闷棍啊!走投无路之际,严先生又一次救了我。她打电话给时任研究生院领导的陈光中先生,让我去见他。那是我第一次见陈先生。记得那天先生很晚才下班回家,听了我的情况汇报,先生当即表示既然成绩合格应该可以录取,并答应过问一下。之后的一切顺风顺水,三位先生圆了我继续求学的梦。
  夜里 11:51分,陈先生给我发来微信:“我们交情深厚,实在太令人悲伤。”我知道,此时任何语言和文字都是苍白无力的,但我还是宽慰了先生:严老师溘然长逝,没有受苦受罪,是福报,您节哀。
  法大刑诉教研室历来有定期开展学术研讨的传统,1990年,时值行政诉讼法颁布实施,我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例会上提交了一篇小文,关于诉讼中的证明责任。会后,严先生把我单独留下,谈了她对文章的修改意见,并建议我加上行政诉讼证明责任的相关内容,由她审定后联系合作发表。我受宠若惊,不敢怠慢。于是就有了这篇《诉讼中的证明责任》。这也是我与严老师唯一的一次合作发文。几十年中,搬了几次家,这本杂志我一直保存着。
  最后的合影去年夏天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同学生谈事儿,同事鲁杨匆匆赶来,告诉我在楼里看到了严端老师和徐杰老师,我俩赶忙乘电梯下楼,想去看望他们。就这么巧!我们从四楼乘电梯下楼,下行至二楼,门一开,严先生和徐老师正在外面等候。严先生一眼认出了我,甚喜。我和鲁杨又激动又高兴,一边一个搀着严先生走出科研楼。可能因为我穿了双高跟鞋,严先生侧脸看着我认真地说:刘玫,你长个儿了。我说:怎么可能呢?严先生思索了一下说:“哦!那是我缩了!”一句话把我们都逗乐了。那天沐群陪同他们前来,我抽空问了她二老的身体状况,她告诉我一切都好,我很是欣慰。
  当时幸亏怀德校长从旁提醒:“你俩还不快跟严老师照张相?机会难得!”于是有了一张珍贵的合影,先生一如既往的亲切、慈祥,一如既往的美丽。
  今年三月,我老爸因病离世,享年86岁。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难以平复,前几天刚刚过了他的百天祭日。不想,又传来了严先生驾鹤西去的噩耗,她老人家的生命也是定格在了 86岁。行文至此,泪如雨下,2020年注定是刻骨铭心的一年。
  在法大刑诉老一辈学者中,我一直认为,严先生是最明白的人之一,不仅是学问,更是做人。她是传奇,是旗帜,是我永远的偶像!严端先生千古!
  (本文节选自“法学学术前沿”微信公众平台)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恩情永记———追忆严端先生
· 追思: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又温婉慈爱的严端老师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