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电子版 - 第1032期(2020年6月30日) - 第04版:守望法大      语音播报
 

追思: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又温婉慈爱的严端老师

作者:■民商经济法学院 王玉梅





  6月24日,我一整天都在视频会议上,没时间翻看微信。傍晚,先生晓维推门进来,一脸悲伤:“严老师走了。”“哪位严老师?”我有些惊诧,反应不过来。“严端老师”,晓维不看我的眼睛。“不可能!不可能啊!两三个星期前,沐群说严老师身体不错啊!”晓维转身离去,该是不忍直视我的悲伤。急忙打开手机,学校官方消息证实,我们最敬爱的严老师真的走了。
  几位学生打电话、发微信,叮嘱我节哀,因为他们懂我对严老师的情。
  我把自己关在书房,泪如雨下,失声痛哭。几个小时后,才敢在微信里问候徐老师。徐老师和沐群姐姐都说,严老师走得很安详。照片上的严老师的确宛若安睡。我想,这是严老师一生修来的福分。
  我想去送别严老师,但徐老师说:“严老师生前早就多次说过,我走了,不要搞遗体告别,不要开追悼会,不要给学生、同事、亲友和单位添麻烦”。
  这就是严老师,一生的修养,把自己锻造成了“自尊自爱自立自强”而又温婉慈爱的女神。
  律人律己:自尊自爱自立自强我在1988年攻读法大经济法学硕士研究生时,拜徐杰教授为导师。毕业后听从徐老师和戚天常老师(时任经济法学硕士导师组组长)建议留在法大任教。后又在1994年有幸成为徐老师招收的第一批经济法学博士生。尽管我在大学本科期间就跟随严端老师学习刑事诉讼法,也同其他同学一样,喜爱甚至崇拜作为法大四大才女之一的严老师,但是,与严老师的亲密接触应该是在从师徐老师之后。他们一同成为了我的学业、人生导师,也给了我慈父慈母般的关怀和爱。
  放在我的书架上的严老师的一篇手稿复印件,是严老师在1994年3月3日写的发言稿,是在三八妇女节前写给女学生们的。我并没有能够聆听严老师的报告,但严老师把手稿拿给我看,我想,这也是严老师对我的要求和希望。我复印了一份,留存至今,这些年常常翻看,用以鞭策自己,始终不敢懈怠。发言稿开篇直言:“全国妇联号召中国妇女要做到自尊自爱自立自强,我觉得这是十分正确,十分必要的”。接下来,严老师娓娓道来,教导女生们如何“把自己造就成社会所需要的高质量的人才”,既要在谈判桌上冷静而雄辩,又要做温柔的贤妻良母。“我们做到了‘四自’,我们就可能有成功的事业,和美的家庭,我们就有幸福的人生”。这是一位女教授对女学生的殷切希望,也是严老师对自己的要求:“我经常用它来检查自己,鞭策自己”。
  是的,严老师自己做到了,所以拥有成功的事业,和美的家庭,幸福的人生,所以可以安详地“辞世升天”。
  说到品德,无需用大词形容严老师,我在法大读书、教书已有几十载,从未曾听到一人、一句对严老师的非议,也从未听到严老师议论、贬斥任何人,包括学生。
  说到成就,并非著作等身的严老师,在刑诉学、证据学领域的奠基人、学科带头人的地位是学界公认的。
  温婉慈爱:我最爱戴的优雅女神站在讲台上的严老师是理性、睿智、干练的,而生活中的严老师,却又是温婉、优雅、慈爱的。从未见过严老师发脾气,从未听到过严老师呵斥任何人,从未感受过严老师慌乱失措,即使是在最该慌乱的时刻。
  记不清是哪一年,大概是90年代初吧,严老师在校园里不慎跌倒,摔得不轻,徐老师让我陪他们一起去医院。见到严老师时,她一只手上端了一个杯子,里面是血水,另一只手攥着手绢捂在受伤的口鼻处。倒是我见状有些慌乱,严老师忙说,没事儿,并不严重。到了口腔医院,医生检查伤口后说,两颗门牙完全松动了,需要拔除。严老师竟呵呵一笑,对医生说:“别呀,我就这两颗门牙长得好看,尽量给我留住好吗?”估计医生也没遇到过如此冷静而又爱美的患者,竟欣然同意了,转身对陪在旁边的我说:“你去把那边的镜子拿过来,让你的老师告诉我两颗门牙的准确位置,我得让你的老师继续美下去”。熟料,从小就晕针、晕血的我在转身去取镜子的瞬间晕倒在地,让医生好一通忙乱。几年后,严老师住院手术,并不嫌弃我又笨又晕,跟徐老师说,还是让玉梅来陪我吧。我想,除了我们如母女一般的情谊之外,严老师也是有意锤炼我吧。手术、术后恢复、又发现第二个癌症,自始至终,没见到严老师皱眉、抱怨,倒是悄悄嘱咐我要多安慰紧张的徐老师。医护人员来换药,该是很疼的,不曾听到她喊一声痛,却在医生走后笑着对我说:“玉梅,我刚才注意到医生给我换药时你闭眼睛了,怕了吧?没事儿的,不疼!”
  这些年,每当我面对病痛时,总会想起病床上依然优雅的严老师,告诉自己要坚强而乐观。
  忆起多年前在老师家里的一幕,或许可以说明严老师何以如此优雅豁达。那时,他们还住在明光楼里的局促的小两居室里,严老师与她的学生在卧室中工作,徐老师与我在另外一间兼做客厅、餐厅的房间里工作。此时,家里又来了徐老师的客人,我便与姥姥(严老师的母亲)躲到狭小的厨房聊天,姥姥那时应该也是70多岁高龄了吧,穿着得体,谈吐优雅,精神矍铄,丝毫不为家里的局促而着急,笑呵呵地,开了句玩笑:“玉梅,如果再来一拨儿客人,咱俩就得去卫生间了”。
  好友刘玫追忆严老师,称她是个讲究生活品味的人。是的,即使是在困苦之中,她和徐老师这对神仙眷侣也从未降低生活品味。他们很少提及曾经的苦难,在那个狭小的两居陋室中,也把日子过得诗意盎然。记得在一个春天里的大风天,那时的北京,春天里常常这样刮着大风,刮得昏天黑地。我们中午从会上回到家里,严老师拉上窗帘,隔离了昏黄的天,打开录音机,挑了一曲舒缓的交响乐,冲一杯速溶咖啡给我(那是我第一次喝三合一的速溶咖啡呢,沐群姐姐从日本寄来的)。于是,我们全然不觉外面的恶劣天气了。
  严老师的审美,是我终极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多年前,她从日本给我带回来一件围裙,大概是希望我也能够“既干练又温柔贤惠”吧,实在是太漂亮了,白底上盛开着朵朵紫玫瑰,淡雅而美丽,一直舍不得用,这几年才拿出来,大部分时间也是挂在厨房里看着。
  后来,严老师从意大利归来,带给我一个水晶项坠,至今我仍记得她举着项坠、对着光线展示着它折射出的绚丽多姿,一如严老师一生的美。
  严老师,我心中的女神,愿您在天上依然美丽、优雅、快乐、幸福!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恩情永记———追忆严端先生
· 追思: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又温婉慈爱的严端老师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