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936期(2017年10月24日) - 第02版:直击校园      语音播报
 

席志国:课堂之外 学术之上

作者:●通讯员 尤梦羽 邵莹婷




  除了教师和学者,在席志国的生活中,他还扮演着很多角色———走下讲坛,他是学生们的家长,也是同学;离开书桌,他是法律的传播者、国家法治的谏言者。课堂之外,学术之上,席志国不是天才也不是斗士,他以独有的方式坚守属于自己的法律哲学。
  法学教育是正义的乘法席志国今年的债法课开设在明法楼308教室。
  教室不小,上课后却坐得满满当当,走道中间还摆满了同学蹭课用的板凳。一个上午,他要上满两大节,也就是五小节的课。因为有上下课的同学出入,两大节课之间的308门口非常拥挤,但却有序,要进教室的同学安静地让开一条通道,等教室里的同学离开再进去。
  这样首先满足选上课的学生的座位需求,大多数蹭课的同学则要坐板凳的举措,是席志国的无奈之举。在班级微信群里,他也曾多次向同学们表示了歉意。但即使排了座位表,席志国的教室里的学生也不见少,依旧是座无虚席。课间的席志国端起水杯,见有学生上前,又将水杯放下,去解决这些年轻的大脑中迸发的问题。席志国的课堂火爆,与此同时他想教授给学生的远不止民法知识。
  席志国的“好说话”在学生中是出了名的。只要没有课程或科研任务,席志国会出席学生邀请他参加的每一个讲座或沙龙。学生因为创新项目或毕业论文来找席志国时,他几乎是有求必应,课后与学生讨论问题直到食堂门口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在“最受本科生欢迎的十位老师”颁奖典礼上,席志国把这种关怀叫做传承,“因为我的老师和老师的老师都是这样做的,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去做。”他不愿自己是一个下课便扬长而去的、高高在上的教师,正因为曾感受过老师的温暖,席志国深知这种关怀对学生的重要,“如果他的老师拒绝了他,他当了老师以后也会拒绝学生的。”
  但日后成为教师的学生毕竟是少数,席志国不仅希望能把“关怀”传承,他更希望“正义”可以被传承。而这份“正义”的传递正是他作为法学教师最深的愿望。
  “如果自己当法官,我一辈子写一万个案子,只能行使一万次正义。但如果我是一个老师,培养一万个学生,每个学生实现了一万个案子的正义,那又会是多少正义。”这是属于席志国正义的乘法,也是法学教育的应秉持的正义乘法守则。
  “不拘一格地去学习”
  今年7月夏季学期席志国并没有闲着,不过并非忙于授课,而是听讲。德国民法(一)、(二)是分别由两个德国教授开设的为期两周的课程,这两门课席志国无一缺席。因为教室小,大多数时候席志国都坐着小板凳在教室的后面,和慕名来听课的学生坐在一起。
  “老师不一定就比学生强吧?不一定跟学生坐在一个课堂上就没有价值和意义吧?”席志国笑道。在他看来,学习就应该是不拘一格的,收获新知的喜悦比什么都令人满足。
  但不拘泥于形式并不意味着技巧和捷径,反而是更多的黑夜长路漫漫求索。
  进入法大后,席志国很快就确立了自己的目标———做一名法学教师。目标明确,他的大学安排就非常简单:考上研究生,然后考上博士,“没有再想别的,就在这一条路走下去”。
  在90年代末,全国有民法硕士点的大学只有五六所,中国政法大学是其中一个。当时法大的民法研究生计划招收13人,7个自费生,6个公费生,席志国的目标便是法大的民法学公费研究生。席志国的同学中不乏当时法学生的佼佼者,教学资源也比现在少得多,“教学楼ABC段,其实就是一栋楼拐了个弯。图书馆就只有一个,资源非常少。我们学习就限制在这么一个地方。”席志国回忆到。当时对研究生的要求也不同于今天,对课外阅读的要求极高,如果没有相当的阅读积累,不能够对你所报考的领域深刻了解,在考研时便无法胜出。“(考研)很苦。我唯一的优势就是努力。”席志国制定了极其严苛的作息,五点起床占座自习,晚上熄灯后,再点起蜡烛继续学。没有娱乐,没有节假日,这就是席志国大学生活的日常。
  除了对法学知识的汲取,席志国也不忘完善获取知识的工具。德语和法语是席志国在大学时期学的二外。法语是他在大学本科学的,本科生院没有外语系,席志国便坐班车去海淀听外语系的法语课。读博士时,席志国开始学习德语,不限于为博士生设置的二外选修课,席志国还利用周末去北京外国语大学报德语班“加餐”。
  直到今天,席志国仍未对自己松懈,但作为一名父亲,他还要照顾家人,教育孩子,学习的时间免不了少了些。回忆起大学时代全心浸泡在课堂与图书馆的日子,他有些怀念,“那个时候不需要考虑这些,一切时间都去学习。”
  “为万世开太平”
  成为一个法学教育者不是席志国步入大学后才确立的目标,这从他的孩童时期便初见端倪。席志国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城,小学时他开始对警察和教师这两个职业钟情,一个惩恶扬善,一个教书育人。考上法大后,席志国找到了一个更适合自己的位置———法学教师。既是法律职业人,又是教师,这对他而言再理想不过,所以,成为一位民法教师之初,席志国对自己的定位就不只是一个教育者,更是一个法律人。
  席志国对民法的情有独钟要追溯到他的第一堂债法课。
  当时法大的民法课程安排和现在一样,先学民法总则,之后才是债法。刚刚接触民法的席志国有些懵懂,民法总则的期末考试他只拿了76分。但下学期李永军老师的债法课重塑了席志国对民法的认识。“那时李老师的课堂里面水泄不通,像演唱会一样。”描述当时的债法课,席志国还用了“盛世”这个词。李永军老师的人格魅力使得课堂火爆,也在悄然改变着讲台下一个少年的命运。那一年的债法考试,席志国拿了94分,是老师所能给出的最高成绩。法学世界被李永军老师擦亮,前路对席志国不再是一片迷雾,他的心中逐渐明晰。
  民法的精彩在他面前铺陈开来。在席志国心中,民法是所有法律科学中最具科学性、发展得最完善的学科。上溯自两千年前的罗马法,涵盖了世俗生活几乎所有领域,民法的古老与广博让席志国着迷。但与魅力相携的往往是挑战,民法的逻辑性、哲思性,还有庞杂的知识体系都在考验着一个法科生的专业水平和知识储备。席志国被民法的魅力吸引,但却是民法所能带来的挑战激起他的热血。尽管选考民法面临淘汰的风险极大,席志国还是毅然选择了这个撞进他心底的学科。
  最近席志国正在参与一个法大版债法草案的起草,他称其为一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儿。在法大的民法学者眼中,法律科学要求有一个统一的债法,但这并不为今天的中国法治所采纳。“但五十年后,法大的东西会被承认。”席志国认为,经典的事物是要为历史所认可的,不是为眼前的东西所决定的。他谈论着债法,谈论着民法典,像将军谈论着下一场战役,铁马金戈,不以山海为远。
  央视一套《今日说法》有时会邀请席志国去录制节目。有人批评过,说法学教授应该专心做学术、专心教书,不应该拍节目上电视。与这些舆论恰好相反,席志国非常重视节目的录制,“这么高的收视率,说明它对中国法治宣传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人可以正确地评价案件,或是评价错了,会使老百姓对法律的理解走入误区。”所以席志国一般会在节目上选择一些有争议的、容易被人错误评价的案子来讲解。录制节目不是为了收割掌声,也不是攫取名利,“我要去实现一个‘拨乱反正’的目的。”他说。
  国家的法治建设、国民的法律意识是挂在席志国心头的两件事。在准备赠给学生的《法律行为论》扉页,他写下张载的句子,“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万世开拓太平之基业,这样心系疆土的壮怀与使命感,席志国从不曾放下。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青春无畏 逐梦扬威 本文包含图片
· 席志国:课堂之外 学术之上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