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电子版 - 第958期(2018年6月5日) - 第03版:学府学人      语音播报
 

感受诗与歌的心灵盛宴

作者:●沈浩波


  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在本次诗歌比赛中的评分标准。
  首先,我不愿意看到的诗是那种语文特别好的诗。我认为现在很多人对于诗的理解是,把诗与语文划等号。什么叫语文特别好,就是会造句、会比喻、会修辞,把诗写得让人看不懂,这种往往叫“语文特别好的诗”。我曾经关注过武汉大学“樱花诗歌节”比赛,并读了一位北京大学学生写的诗,我觉得语文真的是太好了,但他绝对当不上一个诗人,因为他的诗中没有心灵,整首诗都是在堆砌词语,每一句都在造。诗不是造出来的,造句绝不是诗。
  所以我希望看到的是那种能够让我看到你的心灵的诗。首先你让我看到你是一个真实的“人”,你要让我看到你的心跳,我觉得这是一个前提。然后你要让我看到你写诗的才能,这个才能也不是造句的才能。中国人对于诗的理解完全被搞坏了,什么叫搞坏了?大家已经习惯地认为现代诗就是看不懂的,看不懂的诗可能就是好诗,这是个巨大的荒谬。你都看不懂这个东西,你凭什么判断它的好坏?我认为,绝大多数看不懂的诗都是骗子写的诗。
  本次比赛中,我评选出的获奖名单里的诗大家绝不会看不懂。比如,我为什么评选武汉大学的学生作品获得一等奖,因为她的诗感很好。第一首《浅泳》,“这里的夜没有人烟/除了我砰砰的心跳/和想你的脑海/我不敢想得太深/怕你会溺水。”在诗中,她转得非常好,我很想你,但又不敢想得太深,怕你淹死。她如果把“溺水”换成“淹死”这首诗会更好,感觉会更好。还有一首《第三者》,她是这样写的,她说,“红色草地上/自行车和情侣一起散步/它转着车轱辘/似乎也想说些什么/但它没有发言权/因为它是第三者。”很有意思,她的感受力很好,很敏感,我认为她的诗感好。
  《自由》这首诗中只有一句好,整首诗其实并不好,但这一句太好了。这一句也是我这一次看到的所有参加比赛的诗里感觉最好的一句。她是这么说的,她说“这个街上行人很多,都在地面上。”她喜欢用书面语,其实她用口语效果会更好。她说都“附着在地面上/然后一个一个地把他们拔起来/然后再稍稍用点儿力/身体里流动的液体就溢了出来。”后面这句特别好,她说“我们把甜度一样的人放在一起/让他们自由恋爱”,街上走这么多人,我们把身体里甜度一样的人放在一块儿,让他们自由恋爱。我觉得她的诗感和想象力都特别好。所以我给了她一等奖。
  我们再来看政法大学的周睿彤这位女同学写的,我本来以为是个男生写的。她写了三首小诗,叫《临终诙谐》。她的这个诗得一等奖很多人会很奇怪,好像也没有什么样的造句,句子也不漂亮,也没有用什么比喻、形容词,怎么就得了一等奖?我看到她的标题就想给她一等奖。“临终诙谐”,还可以更口语。她知道要把诗写诙谐了,她是所有参赛者里面唯一一个有后现代思维的诗人。她知道去反讽,她知道把诗写好笑,把诗写幽默,幽默是个非常好的品质。她想象自己在临死之前,她说“灵魂是什么样子/要我告诉你/我偏不”,你会觉得很好玩,很调皮。包括最后这个“不如来玩捉迷藏/你数三十秒/我会藏到/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临终的时候还在诙谐。她这个态度,对于诗歌的这个意识是最好的一个,我认为她是带有后现代的诗歌意识。
  还有几首诗歌,我也觉得是有后现代感觉的。《鼠窜》的作者获得了三等奖,她说,她可能在图书馆的一个电脑前敲字儿,可能是有一个男生看见她,她“只想快点完成所有点击/抱头鼠窜”,我太喜欢她用的这个词儿了。把内心写得很真实,写得也很生动。还有一首诗得了奖叫《记一次论语讲读课》,这首诗写得不怎么好,但是意识很好,他也有叛逆的思维和尖锐的思想,这样的诗挺可贵的,虽然没写好但非常可贵。他把自己写成一粒细胞,“一粒细胞/呵欠连天/气味不仁”,还是很生动的。
  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看一首诗写得好不好,首先要看诗人的意识,你是活在十九世纪,还是活在中世纪?你是社会主义文学的抒情,还是现代主义还是后现代主义?其实在中国这点是很奇怪的,因为中国诗歌发展中断了几十年,1970以后才重新开始发展。所以它有中国农业文明伟大的文学传统,有19世纪以来西方浪漫主义抒情诗的传统,有二十世纪以来现代主义的传统,还有20世纪晚期以来后现代主义的传统,当然更有49年以来社会主义文学的传统。
  其实我们仔细来看一下本次比赛的标题,我们来共同分析这些词的来源。“时间的玫瑰”这个词儿从哪来的?这个词充满了十九世纪的味道,最晚也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玫瑰”是典型的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抒情诗的词汇,“时间”可能带有二十世纪初的色彩,一个人的诗里如果老写“时间的玫瑰”,这个人活在十九世纪,不是现代人;我们再来看“大言诗声”,这个词来自中世纪,它又到了一个更古代的时间去了,更中国,更东方;再来看“中国政法大学诗歌赛颁奖典礼”,威武、庄严;唯一一个有点现代气息的是“沙驰文化系列”。所以我们也要看看我们每个人的话语体系,我们每个人上台说话,你活在哪个世纪一目了然。对于文学和艺术,一定要活在现代,此时此刻,当代。这是我对于文学的理解,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作者沈浩波为国内著名诗人、出版人,本文节选自其在“大言诗声”诗歌赛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夏之邀约 诗的盛宴
· 作品欣赏
· 时间的玫瑰在“大言诗声”诗歌大赛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本文包含图片
· 诗歌与自由
· 感受诗与歌的心灵盛宴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